性教育实验是把孩子当小白鼠的,结果是不可控的

在孩子面前谈性,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孩子对性、对身体探究的兴趣是与生俱来的,所以性教育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早”,刘文利说,“我们可能找不到比性更合适的载体,来对孩子们进行价值观的教育。按她的理解,性教育就是讲跟性行为相关的内容,孩子们这么小就知道这些,真的合适吗?刘文利走到她们身边,说,“我希望你们在拥有亲密关系之前,就已经能懂得怎么去使用安全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自我保护的技能。

部分文章/资源来源于网络,均已标注来源,如有侵权,请点击联系客服进行删除,本站将会在第一时间内进行处理!

在儿子面前谈性,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南京师范学院儿童性教育课题组负责人刘文利企图把性教育课带进幼儿园的课堂时,就受到了一次坚决的反对。

一位幼儿园小孩的父母,一次不落地出席了刘文利组织的性教育课前培训,但仍然觉得,幼儿园里的性教育实验是把儿子当作“小白鼠”,结果是不可控的,“不晓得小孩会被教成哪些样?”她拒绝让儿子接受性教育课。

尺度太大、时间太早、内容不当……一直以来,刘文利的性教育研究不停被人们拿着放大镜观照。极少有人晓得,在儿童性教育的课堂上,老师不只会给小孩们讲生理健康,就会告诉她们,怎么重塑平等和宽容的价值观、更好地处理人际关系,帮助她们树立性别平等的观念、提高自我保护的技能。

“孩子对性、对身体探究的兴趣是与生俱来的,所以性教育哪些时侯开始都不算早”,刘文利说,“我们可能找不到比性更合适的载体,来对儿子们进行价值观的教育。”

10月17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公布,将于今年6月开始施行。在关于“学校保护”一章手指出,“学校、幼儿园应该对未成年人举办适宜其年纪的性教育”。这是“性教育”一词首次出现在我国的法律中。

中学里的性教育课

一条崭新的男士胸罩和一包卫生巾被置于讲台上。

课室里的女孩男孩都坐得直直的,仰着好奇的小耳朵。在几十双耳朵的凝视下,老师李明撕开卫生巾的包装,打开折叠的卫生巾、把它粘在了内衣上。

这是上海一所打工子弟中学三年级的一堂性教育课,李明正在演示“卫生巾的使用”。每张桌子上,都摊着一本《珍爱生命—小学性健康教育读本》,书被翻到第8页,标题是“月经和手淫”。

给老婆找一个性伴侣_去哪找性伴侣_找一性伴侣

李明在打工子弟中学给女儿们上性教育课。受访者供图

42岁的李明本员工作是法语老师,也是中学里最早开始上性教育课的老师之一。

最开始,李明内心是惶恐的:给女儿们讲“性”,要如何讲?

她从小在四川农村长大,从来没有和身边的人公开地、坦荡地谈论过跟性相关的话题,也没有接受过任何性教育。按她的理解,性教育就是讲跟性行为相关的内容,女儿们如此小就晓得这种,真的合适吗?

为了打消这种疑虑,在即将开始讲课之前,刘文利率领课题组的成员,先给老师们做培训。

第一步是脱敏。她要求老师们小声念出生殖脏器的名称,有的老师憋红了脸,支嗫嚅吾老半天。

刘文利告诉她们,生殖脏器也是身体的一部份,和耳朵、耳朵、鼻子没有任何区别。另外,儿子万一遇到被强奸的情况,若果她们能确切地抒发出被侵害的身体部位的名称,就更有可能在取证阶段抢占优势,捍卫自己的权力。

刘文利让老师们四三人缔结一组,练习安全套的使用方式。对一些没有结过婚的女老师来说,手软得连把模型从袋子里掏出来的劲儿都没有。刘文利走到他们身边,说,“我希望大家在拥有亲昵关系之前,就早已能懂得如何去使用安全套,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自我保护的技能。”

培训的过程中,刘文利还带来了课题组编撰的教材。李明发觉性教育课除了要让女儿们把握身体发育、性和健康、防止性侵犯的知识,还要教她们如何和家人同学交往、掌握生活技能,认知哪些是性别和权力。“它不只是关于性行为的教育,而是把性当成一条主线,给儿子们进行的生活教育。”

找一性伴侣_去哪找性伴侣_给老婆找一个性伴侣

刘文利在给老师们做培训。受访者供图

慢慢地,李明的心理障碍一点点被扫除了。在讲台上,她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阴茎”、“阴道”等名词、教儿子们如何使用避孕套。

这所打工子弟中学里的几百个中学生,来自天南海北,带着不同的口音。她们有的和收废铁的母亲住群租房,有的跟随母亲搬去建筑工地的女子寝室。而等她们高中结业之后,大多数人又会回到农村老家,丧失母亲的庇佑,成为留守儿童。

在院长沈桂香看来,流动儿童的特殊性,决定了她们比其他同龄小孩都更须要性教育课。

“比起其他小孩,她们能接收到的关于性的科学的信息更少,在性健康和性安全方面有更大风险”,沈桂香说,“最至少,中学里的性教育课能教会她们如何好好爱惜自己、保护自己。”

性教育课开办之后,沈桂香收到了好多正面的反馈:有位低年级的小女孩,曾经喜欢当街曝露生殖脏器,上了性教育课后,就明白了睾丸是隐私部位,要好好保护,便改掉了之前的习惯。

还有女孩,只身跟随妈妈生活,很长时间都在取笑和父亲再婚的父亲,在课念书了“结婚与结婚”的主题后,第一次主动给母亲打了电话,对她说“我爱你”。沈桂香决定,要把性教育课仍然在中学开下去。

中学刚开始上性教育课的那几年,刘文利和课题组成员每节都去听。每周,她都从通州坐两个多小时的郊县车辆到通州,坐在课室最后一排,拿着纸笔,边听边记。课后,她会跟老师交流课上的优点和不足,给师生做问卷、调研讲课的疗效。

那几年,这所中学里的性教育课,是刘文利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羞耻的、隐晦的、刺耳的

在刘文利成长的年代,性教育几乎是完全缺位的。她记得自己五六岁的时侯,就问过母亲:“我从哪里来?”

得到的答案是“垃圾堆”。从那之后,她每次经过垃圾堆时,总会好奇这么脏的垃圾堆是如何长出儿子的?

后来,刘文利惟一能追忆上去、勉强称得上是“性教育”的课,是她上中学三年级时,全年级的女孩被单独叫到了室外体育场听讲座,一位社区的女大夫告诉他们,女孩每位月会有几天“例假”,必需要喝冷水、不能太剧烈运动。那种时侯,你们都把来例假叫“倒霉”。

刘文利记得第一次来例假时是凌晨,忽然睡醒,关灯一看,全是血。她晓得自己可能是“倒霉”了,但还是焦躁得不敢睡着,直至天亮才敢告诉父母。

父母给她用来了一个用布缝好的“例假带”,里面装着几层卫生纸。还特意嘱咐她,用完“例假带”要记得洗干净,挂在供暖片前面烘干,“不能让他人看到”。

这种疑虑伴随刘文利走过了十几年。直至上了学院、学了生物学专业,她才第一次接近“生命的真相”。在课上,她晓得了哪些是胚胎、新生命怎么蕴育和人体的生理结构,也晓得了原先“倒霉”的科学名词是“月经”。

学到避孕相关的知识时,刘文利想起了自己的舅舅:奶奶年青时生过14个儿子,最终活到成年的只有4个。回到家里,她忍不住问奶奶,当初为何要生这么多小孩,没想过避孕吗?

爷爷说,她也不想仍然生,并且从来都不晓得避孕的办法。她躲避受孕的惟一途径是回娘家待一段时间。

学院结业后,刘文利被分配到上海的一所学校教生物课。她发觉,大多数生物老师在谈到生殖系统那一节时,就会跳过,让中学生自学。她想不明白,既然这种内容是科学知识,都出现在教材里了,我们为何不讲?是不好意思讲,还是不能讲?

从那之后,刘文利仍然在思索,我们的女儿在成长的过程中,究竟接受的是如何的性教育?

在北工大,刘文利开办一门公选课叫《人类性学》,她以前在课前课后,让这些95后、00后的中学生做问卷。虽然现今的中学生不再对性一无所知,但这种知识的来源,大多都是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等媒介,以及同事之间的讨论。

给老婆找一个性伴侣_去哪找性伴侣_找一性伴侣

在北工大,刘文利开办了《人类性学》的课。受访者供图

儿童性教育课题组里,最年青的成员是去年从清华中学结业的郭星言,她享受着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但和身边的同龄人一样,从来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性教育。还有朋友告诉她,由于排卵月经的时间比较早,被家人骂过“不要脸”,仍然对姨妈倍感羞耻。

刘文利发觉,几六年来,几乎所有男孩都有过和她类似的经历。在好多大人的眼中,性仍然是羞耻的、隐晦的、刺耳的,她们执拗地相信,所有关于性的知识,儿子长大之后,自然才会懂。

人们虽然早已习惯了对性避而不谈,在各类官方或非官方的语境中去哪找性伴侣,当不得不提到“性教育”时,它也可能会被其他词汇代替,例如青春期教育、生理教育、健康教育。“30多年过去了,社会发生了天除草覆的变化,并且在课堂里讲性这件事,我自己觉得没有哪些本质的变化。”

“性教育有哪些好研究的?”

以性教育为志业的念头,刘文利很早就埋下了。1987年,她考上了北工大生物系的研究生,此后开始研究性教育。

那时,身边有人问刘文利,你是研究哪些的?

刘文利回答,研究性教育。对方接着问,哪些fú?刘文利拿出手指,用右手写下一个竖心旁、一个生。对方仍然是迷惘的神情,“性教育?性教育有哪些好研究的?”

那时,许多人对性教育还不够了解,但刘文利认为,中国迎来了“性教育的夏天”,虽然这种研究都集中在青春期的性教育。

1988年,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在学校举办青春期教育的通知》,第一次明文提出要在学校给中学生举办性生理、性心理和性道德教育。此后,苏州的学者姚佩宽率领自己的团队在北京的30多所中学举办了青春期教育的实验。

刘文利研究生结业后,工作了几年,还是想继续做性教育相关的研究,就到了日本内布拉斯加洲立学院深造。其间,她修了一门叫“人类性学”的课,每次上课都背着板砖一样厚的教材,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

在日本的那段时间,刘文利见到了性教育的不同流派,有的倡导贞女教育,组织中学生集体宣誓,承诺不发生婚后性行为。更多的是采纳全面性教育的理念——当老师提到安全性行为的时侯,会直接把乳房模型和安全套等避孕工具带到课堂上,给中学生们展示不同避孕工具的使用方式,再让学生讨论。

这是刘文利第一次接触到“全面性教育”的概念,她发觉原先性不只是局限在生理健康上,它还涉及一个人怎样处理人际关系、理解社会性别、塑造价值观和权力观、应对可能会发生的暴力。

“出国之前,我认为可能真的性就是一个生理层面的,由于当时我们就是从生理卫生课这个角度来研究性教育的。但当我了解了‘全面性教育’以后,我发觉性是这么深厚、广博,包含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所有跟女儿成长有关的话题都包含在上面。”

更让刘文利遭到启发的是,性教育也不只是“青春期教育”,它是从小孩出生之后,就应当持续进行的教育。由于儿子对性的好奇是与生俱来的,生来都会有探究自己身体的欲望,在不同的年纪阶段,她们会亲吻自己的身体,碰触自己的生殖脏器。

在国外,由于性教育的缺位,有的小孩会被姨妈、遗精吓得惊惶失措去哪找性伴侣,有的小孩会在遭到性侵犯时难以抗拒、守口如瓶。“性教育能让儿子明白,生殖脏器是须要好好爱惜的,姨妈和手淫都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只要感遭到不舒服,就应当及时抒发拒绝”,刘文利说。

找一性伴侣_给老婆找一个性伴侣_去哪找性伴侣

刘文利正在看中学生作业。受访者供图

经过两年的学习,刘文利领到了儿童发展领域的硕士和博士学位,还领到了加洲一所中学的终生教职。那所中学建在半山腰上,望得到海和海滩,对门是繁茂的红树林,能呼吸到最新鲜的空气,对从小有过敏性鼻炎的刘文利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环境。

但刘文利想,必须把全面性教育推广到国外,让每一个小孩都能接受到平等的性教育。

风口浪尖

归国后,刘文利始终都是沉默地、专注地做事。她拒绝了一些找上门来的记者,由于国人习惯了“谈性色变”,她怕一旦出了名,自己会干不下去。

但她还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2017年3月,上海一所高中的父母拍了两张《珍爱生命》的插图发在了网上,一张图上,有父亲相拥裸躺在床上的绘图,并晒出富含“男女生殖器相关介绍”的示意图,写着“爸爸的精液步入父亲的卵巢”。

那位父母认为,作为中学给儿子打算的课外读物,教材的尺度太大了。

当日,《珍爱生命》引发了好多关注。刘文利晓得这件事的第一反应是,还没出版的十年级上册教材会不会遭到影响?中学整套教材就剩下这一本了,早已经过了实验和起码六七轮的更改,假如不能出版,会是一个难以填补的遗憾。

《珍爱生命—小学性教育读本》系列教材。受访者供图

很快,刘文利接到主管部门的电话,要求她说明教材的情况。这天早上,她写完汇报的材料,又冒雨写了对网路讨论的“回应”,整夜都没有合眼。

刘文利做性教育的那些年,也不止一次面对父母们的指责,有的担忧中学的女儿接受性教育太早,有的担忧性教育的尺度太大,有的担忧儿子们学了之后,会出现模仿的行为。

刘文利不得不每次提早对父母进行培训,给她们看教材、普及“全面性教育”的理念,告诉她们,课上院士的所有的内容都是科学知识,有科学根据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显示,依据科学研究,接受全面性教育的儿子,能延后初次性行为发生的时间、增加避孕举措的使用、减少性伴侣的数目、做出更负责任的性决策。

十几年里,刘文利劝说了许多父母,也有人仍然坚决反对。但性教育课从没像2017年那样广受关注。她写了一份面向公众的回应,详尽说明了插图出现的地方,分别出自“生命的蕴育”、“保护好身体的隐私部位”的内容。

在回应里,刘文利写道,“当一个身体脏器的科学名称都不能从你们嘴巴说下来,这个脏器的结构和功能能得到正确的描述吗?就能得到挺好的尊重和保护吗?当一个儿子遭到性侵犯,他连哪些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怎么得到有效保护?”

回应发出之后,收到了好多支持,父母们纷纷开始在各个渠道买这套书,一些中学老师发来邮件,说坚决和她站在一边。

给老婆找一个性伴侣_找一性伴侣_去哪找性伴侣

高中性教育课的课后采访。受访者供图

但从那时起,刘文利感遭到的压力几乎是如影随形。她的邮箱里会经常收到咒骂和人身功击的电邮,质疑她在中学教材里介绍同性恋、提倡婚姻自由是“别有用心”。

2019年1月,一篇质疑《珍爱生命》的文章在网路留传,质疑这套教材中,关于婚姻自由、丁克家庭和性倾向的内容,是在鼓吹不婚不育和同性恋。很快,教材被下架。

一切都让刘文利倍感心力交瘁,她整宿整宿地睡不着,反复想:自己究竟有那里做得不对?

在刘文利之前,国外几乎没有人开发过高中全套的性教育课程。她对着联合国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教育部发布的《中中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编写,不同龄段的女儿应当学哪些、学到哪些程度,一点一点地抠。

考虑到低年级小孩的接受水平,教材里的文字要少一些,绘图要多一些,画手画得不确切,刘文利就带着课题组的成员在穿衣镜前摆出这些动作,再照相发给画手。为了培养儿子们接纳多元文化、尊重弱势群体的意识,她在教材里设置了不同唇色、不同民族的人物,还有盲人、聋哑人和坐在轮椅里的残疾人士。

在中学生们眼里,刘文利全身心都扑在工作上,几乎是一个没有个人生活的人。

她有一本A4开的日程本,不仅春节那三天,每晚的行程都排得很满。家里的所有家务都被父亲承包了,归国那些年,她几乎没有做过哪些家务。她为数不多的爱好是打泰拳,她买了一个半人高的沙包,吊在家里的窗框上,每晚晚上戴着短剑,打一个小时。

很长一段时间,刘文利为性教育努力和付出一直都不为人所知。但在教材事件过后,刘文利认为,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她不希望性教育被误读。她开始接受媒体的专访,让课题组的成员认真营运微博和陌陌公众号,在各个不同的平台上,不厌其烦地解答记者和公众抛来的问题。

文章来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85601747581050908&wfr=spider&for=pc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两性知识

大学的时候没有“人”了,你该怎么办?

2022-9-2 22:01:58

两性知识

中国跨性别男男性行为者人群艾滋病病毒感染风险及高危行为

2022-9-3 14:11: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